《礼记》檀弓上(二十)

2016-05-26 00:05:33 来源:网络  中国传统文化资讯摘录

《礼记》檀弓上(二十)

【原文】

食于有丧者之侧,未尝饱也①。

【注释】

①《论语•述而》:“子食于有丧者之侧,未尝饱也。”比本节只多一“子”字,所以本节主语可能也是孔子。

【译文】

孔子在死了亲属的人旁边吃饭,从来没有吃饱过。

【原文】

曾子与客立于门侧,其徒趋而出①。曾子曰:“尔将何之?”曰:“吾父死,将出哭于巷②。”曰:“反,哭于尔次③!"曾子北面而吊焉④。

【注释】

①其徒:曾子的门徒。

②将出哭于巷:因为曾子的弟子是在曾子家里从师学习,闻父之丧,不能立即奔丧,、又不敢在曾子家里哭,所以出哭于巷。

③次:指该弟子所住之室。

④曾子北面而吊焉:这表明虽然是在曾子自己家中,但此时此地,曾子是以宾礼相吊。

【译文】

曾子和客人站在门旁,有个弟子快步要出门。曾子问道:“你要到哪里去?”弟子说:“我父亲死了,我要到巷子里去哭。”曾子说:“回去吧,就在你住的房间里哭。”然后曾子面向北,就宾位而向弟子致吊。

【原文】

孔子曰:“之死而致死之①,不仁而不可为也。致生之②,不知而不可为也③。是故竹不成用④,味⑤,木不成研,琴瑟张而不平气竿笙备而不和,而无篓虞⑦。其曰明器,神明之也⑧。”之死而瓦不成有钟磐

【注释】

①之死:孝子以器物去送葬。之,往。,致死之:认定死者无知。致,成也。

②致生之:认定死者有知。

③知:古“智”字。

④竹不成用:竹器边无滕缘,不好使用。成,善也。

⑤味:郑玄说字当作“沫(hui诲)”。沫是洗脸。瓦器有裂纹,不好用来洗脸。

⑥不平:指宫商未调。

⑦翼(s。n笋)虚(j。踞):悬挂钟磐的木架。其横木曰翼,直立的柱子曰虞。

⑧神明:言“神”,表明已死。言“明”,表明死者有知,但这种有知又不是活人那样的有知。故曰神明。

【译文】

孔子说:“孝子以器物送葬,从而认定死者是无知的,这种态度缺乏爱心,不可以这样做。孝子以器物送葬,从而认定死者是有知的,这种态度缺乏理智,也不可以这样做。所以,送葬的器物既不能取消,也不能做得像活人用的那样完美。送葬的竹器,没有滕缘,不好使用;瓦盆漏水,不好用来洗脸;木器也没有精心雕研;琴瑟虽然张上了弦,但没有调好音阶;竿笙的管数也不少,但就是吹不成调;钟磐不缺,但没有悬挂钟馨的架子。这样的送葬器物就叫做‘明器’,意思是把死者当作神明来看待的。”

【原文】

有子问于曾子曰:“闻丧于夫子乎①?”曰:“闻之矣:丧欲速贫,死欲速朽。”有子曰:“是非君子之言也。”曾子曰:“参也闻诸夫子也。”有子又曰:“是非君子之言也。”曾子曰:“参也与子游闻之。”有子曰:“然。然则夫子有为言之也。”曾子以斯言告于子游。子游日。“甚哉,有子之言似夫子也!昔者夫子居于宋,见桓司马自为石掉②,三年而不成③。夫子曰:‘若是其靡也,死不如速朽之愈也。’死之欲速朽,为桓司马言之也。南宫敬叔反④,必载宝而朝。夫子曰:‘若是其货也⑤,丧不如速贫之愈也。’丧之欲速贫,为敬叔言之也。”曾子以子游之言告于有子。有子曰:“然。吾固曰‘非夫子之言也,。”曾子曰:“子何以知之?”有子曰:“夫子制于中都⑥,四寸之棺,五寸之撑,以斯知不欲速朽也。昔者夫子失鲁司寇⑦,将之荆气盖先之以子夏,又申之以冉有,以斯知不欲速贫也。”

【注释】

①闻:原作“问”,据阮元《礼记注疏校勘记》改。丧(s己ng):失去官职。

②桓司马:宋国大夫,氏尚,名魅(i叮颓)。桓是溢,司马是官名。掉:外棺。

③三年而不成:言其精雕细刻,费时耗财。

④南宫敬叔:即仲孙阅,字子容,鲁国大夫。曾经失去官职,离开鲁国。⑤货:王夫之说:“谓以货贿干求禄位。”

⑥中都:鲁邑名。据《史记。孔子世家》,鲁定公九年,孔子被任命为中都宰。

⑦司冠:官名,主管刑狱。r⑧荆:楚国的别称。

【译文】

有子向曾子问道:“你从夫子那里可曾听说过如何对待丢掉官职?”曾子说:“倒是听夫子说过:丢掉官职,最好快点贫穷;死了,最好快点烂掉。”有子说:“这不像是君子应该说的话。”曾子说:“这是我亲耳从夫子那里听到的呀!”有子仍然坚持说:“这不像是君子应该说的话。”曾子说:“是我与子游一道听到夫子这样讲的。”有子说:“那么,我相信夫子是这样说过。但是,夫子一定是有所针对才这样讲的。”曾子把这番对话告诉了子游。子游说:“真了不得,有子的话太像夫子了!从前夫子住在宋国,见到桓司马为自己制造石撑,花了三年功夫还没做好,夫子就说:‘像他这样的奢侈,死了,还不如快点烂掉为好。’死了最好快点烂掉,这是针对桓司马说的。南宫敬叔丢官以后,每次返国,一定满载珍宝去晋渴国君。夫子说:‘像他这样的行贿以求官,丢了官,还不如快点贫穷为好。’丢掉官职,最好快点贫穷,这是针对南宫敬叔说的”。曾子又把子游这番话讲给有子,有子说:“这就对了。我本来就说过‘这不像夫子所讲的嘛。”,曾子说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呢?”有子说:“夫子当中都宰时,曾经规定,内棺四寸厚,外撑五寸厚,就凭这一点就可以知道夫子是不主张人死了就快点烂掉的。还有,从前夫子丢掉了鲁国司寇的官职,将要应聘到楚国去作官,就先派子夏去安排,接着又加派冉有去帮办,就凭这一点就可以知道夫子是不主张丢了官就速贫的。”

本文的所有图、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[责任编辑:DD21] 关键词:礼记檀弓

相关阅读

热门推荐

精华推荐 

热帖推荐 

热门排行 

文章二维码 

扫描二维码

手机访问更方便、赶快行动吧!

分享
添加表情
还可以输入99个字
发送